?
您的位置:政府基金配资?????古典武俠?????
【古劍淫譚——癡女淫姬今何在】媧皇癡女-晴雪篇(序、人設+第一

作者:莫離 字數:762

***********************************

沒錯我又回來了  

話說不知道為什么好多網站轉載把紅玉篇的小標題都給刪掉了,我看好多人 覺得古劍淫譚就那么完了,可實際上紅玉篇是完了,但晴雪篇我這才剛開始寫啊, 看那些轉載網站怎么給這篇起名字吧,蛤蛤。

***********************************

(序)

【青絲銀櫛別樣梳,天付婆娑入畫圖。

好向寒節報花信,春風一脈動幽都?!?

【曾經有人告訴過我,對生死毫無執念的人,只是因為還沒有經歷過真正絕 望的別離  】風晴雪輕輕搖了搖頭,抬起頭望著面前神圣莊嚴的女媧神像,黯 然低語道:【可是如今我才明白,那些對生死毫無執念的人,也許是因為經歷過 真正絕望的別離?!?

【他說他并未后悔,可是我呢  難道我就能這樣丟下他獨自入了輪回?】

風晴雪躬身向女媧神像莊重的行了一禮,這才閉上眼睛輕聲訴求道:【請女 媧娘娘賜予我神力,無論多久,無論多難,我都要找他回來,回到我們的桃花谷 去?!?

風晴雪人設:

女媧人設:

第一章

【風晴雪  吾再問你,你可是甘愿放棄輪回轉世,成為這一世擁有長久的 壽命、不壞的肉體的媧皇癡女?】

地界幽都,魂魄匯聚的河流從天際流過,奔向遠方飄渺不定的忘川蒿里。幽 暗的媧皇神殿中,一襲藍白相間短裙的風晴雪神情黯然的跪坐在神圣莊嚴的女媧 神像前,聆聽著附身于巫姑肉體出現的女媧渺遠空洞的聲音。

女媧的聲音里摻雜著一絲不易覺察的輕聲喘息,她說話時似乎有些艱難: 【媧皇癡女,生性奇淫  唔  不壞的肉體帶給你的是永遠無法被滿足的淫欲, 而唯一能帶給你快感的只有那些強大的淫獸的摧殘或是骯臟下賤男人的肉棒,只 有極度的淫虐才能讓你獲得偶爾的滿足  呼  這樣的犧牲并非一般女子所能 承受,你可想好了?】

【風晴雪愿意成為媧皇癡女  】風晴雪聽出了女媧聲音里那種強抑的顫抖, 于是她小心翼翼的問道:【女媧娘娘,您怎么了?】

【不必驚疑  天道運轉,吾之神力亦有衰竭,神隱的時代  唔  即將 來臨了吧?!顆吹納衾鋦砸煅?,說話速度也越來越快:【只是你,風晴雪, 斯人已逝,永不復返,為了那虛無縹緲的可能,你便要付出這樣的沉重的犧牲  

值得嗎?【

【晴雪絕不后悔,】風晴雪帶著黑絲手套小心翼翼的捧著那塊吸納了百里屠 蘇散去的荒魂的玉衡,眼里浮起一絲傷感:【如果晴雪遭逢如此境遇,蘇蘇他  

他一定也會這么做?!?

【也罷  唔  呼  大巫祝之子的事情,雖然是太子長琴、古劍焚寂之 間注定的宿命,可庇護龍淵部族、命你們銷毀鑄魂石等事卻因吾而起,這些直接 導致了大巫祝之子散魂,吾卻也有著不可推脫的責任?!扛繳磧諼墜萌馓宓吶?懸于半空,垂首看著跪在下方的風晴雪,輕聲溫柔的說道:【風晴雪,你且將當 日蓬萊決戰情況說與吾聽,待我思索可有破解之術?!?

【多謝女媧娘娘垂憐  】風晴雪見被女媧附身的巫姑面色潮紅,烏云般的 秀發凌亂的披散在臉頰旁,檀口半啟,香舌微吐,長及玉足的靈巫祭衣的兩腿間 更早已濕漉漉一片,空氣里彌漫著風晴雪所熟悉的淫靡氣味——在人間漫游時, 一路上自己和紅玉、襄鈴常常一起被同行的三名男性輪流奸淫,而紅玉和襄鈴被 男人們粗大的肉棒干到高潮時潮噴出的淫水便是這樣的味道,而晴雪自己則潮噴 的更是厲害,往往要將屠蘇、蘭生甚至是自己哥哥風廣陌插在自己蜜穴里的大肉 棒硬生生擠出,在空中化作一股噴泉才會罷休——風晴雪知道巫姑并不是經常能 被干到潮噴的女人,她小時候經常偷看自己哥哥奸淫巫姑的情形,也只見過一次 巫姑被哥哥粗大的肉棒干到潮噴的模樣——可是風晴雪卻不明白,這一次并沒有 看到有男人的肉棒在奸淫巫姑,所以心中雖然十分奇怪,也不敢在附身巫姑身上 的女媧面前說出。

【自從那日我帶他們前來媧皇神殿覲見女媧娘娘,隨后進入忘川蒿里,在蒿 里深處,我們遇到了蘇蘇的娘親  】風晴雪雖然生性淫蕩,卻并沒有過公然目 睹他人淫亂的經歷,不敢去看巫姑在一片圣潔的藍光中懸浮在半空中因為高潮而 不斷痙攣的肉體,低著頭羞澀的說道:【  最后我被少恭的粗大肉棒干的昏迷 了過去,等我從他天界戰龍般粗大的肉棒帶來的極致高潮中蘇醒過來,才發現整 座宮殿山已經陷入一片火海,看到紅玉姐正騎在已經死去的少恭身上淫蕩的扭動 嬌軀,讓他雖死卻依舊堅挺的大肉棒在她自己已經填滿精液的蜜穴里一進一出, 興奮的浪叫連連,而我大哥則緊緊的壓在巽芳公主赤裸的尸身上,肉棒還捅在巽 芳公主已經被搗爛的蜜穴里靜靜地死去了,蘇蘇和蘭生昏迷在巽芳公主身邊,而 襄鈴被少恭從下至上活生生捅穿的尸體還保持著臨死前的高潮姿勢,被掛在宮殿 山的房頂上屈辱的展示給所有蓬萊國妖獸觀賞。后來我才知道關鍵時刻是紅玉姐 挺身而出,和少恭貼身肉搏十幾個時辰,才將不利局勢扭轉,而我大哥則犧牲自 己,趁機將與歐陽少恭并肩做愛的巽芳公主活活干死,這才讓我們贏得了最后的 慘勝?!?

【可是蓬萊決戰之后你并沒有直接回到幽都來  唔啊啊  倘若在大巫祝 之子散魂之前趕回這里,或許吾可以吾之神力令其不死,雖不可說必定成功,但 比起如今情景當容易得多  唔  風晴雪,吾要問你,蓬萊決戰到如今這一月 你到什么地方去了?】附身于巫姑身體上的女媧再也壓抑不住說話時銷魂的呻吟, 說完一句話的間隙便得喘息一陣,風晴雪不知道究竟是女媧的快感傳到了巫姑身 上,還是巫姑身上原本的快感影響到了附身其上的女媧。

【我  蘇蘇召喚來天界戰龍慳臾后不久便在我的懷里散魂死去,我便用這 吸魂無數的玉衡,將蘇蘇的魂魄吸納進去,準備將玉衡帶回幽都請娘娘想辦法復 活蘇蘇,可正在這時,垂死的慳臾卻將我帶到了不周山龍冢,準備在那里等待自 己的死期,這時它告訴我一生經歷無數奇遇,唯一遺憾的便是未曾體會過人間男 歡女愛的歡樂,我  我見它垂死的可憐模樣,忍不住就讓它用我的身體來發泄, 沒想到它雖然垂死,卻依然強大有力,那根如同幾十個成年男子大小的龍根將晴 雪干的死去活來幾十次,換著不同體位接連干了大半個月,這才將它足以引發海 嘯的精液一波又一波噴發在晴雪的身體上,這一次射精竟然持續了十幾天,噴射 出的精液竟然將整座不周山體內部的龍冢都灌滿了,最后晴雪不得不用了好幾天 時間從被精液淹沒的龍冢里游了出來,這才趕回來求見娘娘  】風晴雪想到自 己在粘稠的精液海洋里掙扎游動的淫靡景象,臉色不免有些潮紅,又想起那幾日 游出龍冢時不知道嗆進了多少精液,說話聲音更是羞得幾乎成了耳語。

【啊,竟然能夠被天界戰龍淫虐,吾都尚未曾體驗過  】女媧聽聞風晴雪 在龍冢中的淫亂之事,羨慕之中不由得脫口而出,話說了一半,自知失言,急忙 改口莊重的問道:【呃  風晴雪,復活大巫祝之子的方法吾已經想到,不過此 行可能萬分艱險,稍有不慎,不僅大巫祝之子復活無望,就連你都有可能粉身碎 骨,你可曾想好?你若準備好,我便賜予你媧皇癡女的神力,并將復活大巫祝之 子的方法詳細說與你聽?!?

【您  您已經有辦法了嗎?】風晴雪聞言露出一絲不敢相信的欣慰之色: 【請女媧娘娘告訴我,我究竟該怎么做,才能復活蘇蘇,就算  就算讓晴雪被 人世間最骯臟下賤的男人們全部輪奸一遍,晴雪也心甘情愿,絕不后悔!】

【既然你已有此等覺悟  唔  吾這便將媧皇癡女的神力賜予你?!顆?的聲音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強抑著喘息的嬌美聲音讓世界上任何一個男人聽到 都會性欲高漲,卻見懸于半空中的巫姑雙手翻出一個復雜的手印,從縈繞在她周 身的淡藍色光焰里飛出幾十道光束,那些光束在媧皇神殿空闊的大廳中盤旋一陣, 掀起令人窒息的狂風,在這陣狂風中,風晴雪原本跪坐在地的身體忽然像是被人 憑空提起般同樣飛到半空,與巫姑無神的雙眼遙遙相對。風晴雪剛剛看到巫姑修 長的身體正像是被無形的大肉棒發力猛操一樣,藏在靈巫祭衣下的性感玉體正劇 烈的顫抖著,披散開的秀發正隨著肉棒激烈的抽插而不停的甩動著,還沒來得及 看清巫姑臉上興奮的表情,卻見那些凌空飛舞的光束忽然一滯,幾十道光束對準 風晴雪懸于半空的身體呼嘯著飛來,風晴雪還沒有來得及準備,只感覺飛在最前 的光束像是男人肉棒般隔著短裙狠狠的撞在風晴雪的蜜穴上,那股力道之大如同 一只洪荒巨獸瘋狂的沖撞,風晴雪唔的悶哼一聲,身體因為劇烈的痛苦而蜷縮起 來,還沒來得及呼痛,卻忽然感覺到蜜穴被一種前所未有的充實和滿足的刺激感 所填滿,風晴雪原本正要呼痛的喘息忽然變成一種無比嬌媚銷魂的呻吟,一種強 烈的快感從她的蜜穴中如同電流般升起,頓時她的腦海中什么蘇蘇什么復活就全 部消失不見,只剩下無比渴望的空虛和滿足。

【嗯啊啊啊  風晴雪  啊  風晴雪小騷貨好像要  狠狠的操我  

快來人操我啊  操爛晴雪的小騷穴  把晴雪干死吧  呀啊啊啊啊  

【風晴雪微閉著美目,鼻息中興奮的喘息道,她自己都從來沒想過自己會發 出如此銷魂淫蕩的呻吟,而那些淫詞浪語也是她從來都說不出口的話語——就算 是和紅玉、襄鈴一起被三名同伴輪奸時,紅玉所發出的的呻吟浪叫不必說,就連 一向傲嬌可愛的襄鈴發出的淫聲浪語都令風晴雪感到臉紅,此時同樣的話語從自 己嘴里說出,風晴雪感覺一種異樣的興奮在身體里泛起,隨后那無數光束如同暴 雨一般急速的悉數重重擊打在風晴雪的身體上所有敏感部位上,而蜜穴和菊門以 及胸前美乳上更是被重點照顧,一波接一波的極致刺激很快就讓身體敏感的風晴 雪被送上了高潮。

【啊  不行了  要  要被干死了  這  這東西好刺激啊  我的   我的身體要被玩壞了  啊啊啊啊啊  】風晴雪嬌美的玉體因為高潮而興 奮的繃緊,穿在身上的衣服也已經被蜜穴里噴出的淫水沾濕,胸前的衣服更是沾 滿了潔白的乳汁,在無數光束沖擊下,這件藍白相間的短裙很快就被怪異的力量 撕得粉碎,露出風晴雪從沒有讓同伴之外男人看過的絕美玉體,被淫水沾濕的性 感肉體更顯美艷動人,而不斷受到刺激而淫水連連的粉嫩蜜穴更是誘人犯罪,兩 條白玉無瑕的美腿間光滑平坦的小腹上,兩瓣緊閉的陰唇因為接連的高潮而微微 向外翻開,可以讓人清楚的看到風晴雪蜜穴里那些不斷蠕動的蜜穴軟肉上細嫩的 肉芽,而從蜜穴中緩緩流出的透明淫水更是沾濕了風晴雪兩條美腿的內側,而風 晴雪一對光滑軟膩的性感美乳也因為不斷受到光束的沖擊而興奮的聳立起來,兩 粒淺粉色的乳珠更是激凸起來,潔白的乳腺分泌液從乳珠上不斷滲出,很快就有 兩道誘人的乳白色液體沿著風晴雪光滑的腹部緩緩匯聚成一股,又和蜜穴里流出 的淫水混在一起,將風晴雪白皙的大腿內側弄得一塌糊涂,卻又更添風晴雪雙腿 間春光里一抹淫靡之色。

那漫天飛舞的光束一波又一波毫不停息的沖擊著風晴雪敏感的身體,在接連 不斷的刺激下風晴雪微瞇著眼睛,突然高昂起頭,披散的秀發興奮的顫栗著,發 出了她從未發出過的高亢的浪叫呻吟,隨著這聲舒暢的呻吟,卻見風晴雪赤裸的 玉體興奮的顫抖著,蜜穴里淫水如同溪水般激蕩四濺而出,周身凝脂般細膩的肌 膚已經被那些沖擊的光束匯聚的淡藍色光輝縈繞,那些淡藍色的光輝如同凝結在 她的皮膚上一般,瞬間化作一襲散發出藍色幽光的兜帽披風,然而這身披風幾乎 將風晴雪完美的玉體暴露無遺,披風胸前衣衫半遮半掩,僅僅能夠勉強遮擋住風 晴雪美乳的兩點乳暈,而高聳的乳峰則完全暴露在外,光滑白皙的腹部和兩條誘 人的雪白美腿間更是僅能勉強遮擋住那一點無限誘惑的蜜穴,而背后豐滿的美臀 被披風垂下的流蘇若隱若現的遮蓋住,看不清楚究竟是否毫無遮擋的暴露出來。

而從無盡的高潮余韻中緩緩蘇醒過來睜開雙眼的風晴雪,臉上忽然浮起一絲 無比淫魅的媚笑,眼角的余光里更是閃過一抹妖艷之色。

【風晴雪,吾已賜予你媧皇癡女神力,你擁有了這樣的身體  唔啊  便 足以承受你將要面對的無數上古淫獸的肆意奸淫而不會受到任何致命的傷害,就 算再骯臟污穢的東西都無法玷污你的身軀,而你的性欲將永遠無法得到真正的滿 足  哦,好舒服,不要停  只會沉浸在對男人肉棒的無限渴望之中,成為欲 求不滿的幽都癡女,千萬年中,任憑男人奸淫的淫蕩騷貨?!扛繳碓諼墜蒙砩系?女媧艱難的喘息著說道:【接下來我所說的,風晴雪,你可聽清楚了,這是復活 大巫祝之子的唯一方法,若稍有差池,則不僅復活無望,就連你也不免魂飛魄散?!?

【據《洞冥廣記·仙妖》記載:大荒之北有淫獸名辟邪,形如猞猁而體碩, 生性奇淫,好與人類女子交合,往往致其脫陰而死方止,每遇美貌女子,則不眠 不休日夜宣淫。其陰莖末端生有軟骨,名為辟邪之骨,傳聞辟邪之骨活死人、生 萬物?!顆詞種感榭?,卻見幽暗的媧皇神殿上頓時浮現出無數辟邪獸奸淫女子 的畫面,而女媧和風晴雪兩人都不斷呻吟著,一起環視這些淫靡的場景,女媧繼 續說道:【風晴雪,吾要告訴你的復活大巫祝之子的方法,便都在這辟邪之骨上, 這辟邪之骨可集萬千靈氣成就一具】軀體【,雖然并非血肉天成,卻與天生天養 無異,可承載一切魂魄,即使荒魂亦可承載于其上,不過這辟邪之骨雖有這等神 奇之處,卻并不易得,因為淫獸辟邪死后感風成灰,想要它的骨頭,必須在它活 著的時候生取其骨,或是令它心甘情愿交付,而在它活著時候生取其骨的方法, 便是盡你所能令其獲得真正的高潮,傳聞如果女子與之交和,令其感受到極致的 高潮,此時它肉棒  啊,不,大雞巴  啊  頂端生長的辟邪之骨就會自動 射入與之交歡的女子蜜穴之中,之后這只淫獸便會死去化為灰燼?!?

【所以你所要做的,便是去極北之地,尋這辟邪淫獸  唔啊啊啊啊  與 之交合  不,做愛  做愛  令其舒爽到高潮,取走這截辟邪之骨,帶回幽 都來,吾將以命魂牽引之術令  咦啊啊啊啊  大巫祝之子附魂于其上而復活   】附身于巫姑身體之上的女媧似乎承受著極為刺激的挑逗,此時說話的聲音 有氣無力,說話時的喘息聲里也滿是壓抑的浪叫呻吟,而被她附身的巫姑更是面 色潮紅,空洞的美目微閉,朱唇間一抹香舌半卷,不斷顫抖的兩條美腿間更是淫 水四濺,整件靈巫祭衣下身已經被濡濕緊緊貼在充滿誘惑的美腿上:【切記  

啊啊啊  辟邪獸生性奇淫,無論它如何淫虐你,你都不可違抗,而吾賜予 你的媧皇癡女的神力,足以承受其狂暴的淫虐而無礙  不行了,好哥哥輕一點    

咦嗚嗚嗚嗚嗚  得到辟邪之骨后切莫令其暴露于空氣之中,插在蜜穴中迅 速帶回幽都,吾方能施行命魂牽引之術救回大巫祝之子  【

【呵呵,女媧娘娘,不就是一只淫獸而已,何必賜予我此等神力?】風晴雪 忽然妖媚的一笑,那層縈繞在她身旁的淡藍色光輝已經逐漸暗淡下去,然而風晴 雪臉上浮起的那抹淫魅的媚笑卻仍然掛在她的嘴角:【以我在人間闖蕩時領悟的 那些幽都神力,也足以承受這辟邪獸的淫虐了?!?

【你以為復活大巫祝之子就只是讓你被辟邪獸淫虐這么簡單的事情嗎?】女 媧喘息連連,被附身的巫姑也淫蕩的伸出舌頭舔著嘴唇,艱難的說道:【用辟邪 之骨塑造的身體雖然可以承載靈魂,但是附著上去的靈魂卻已經沒有了前世所有 的記憶,難道你只想  

啊  只想要一個對你毫無印象的大巫祝之子嗎?就連那些能把你操的浪叫 連連的性愛技巧都不復記憶  【

【那我該怎么做  】風晴雪饒有興趣的看著快要被憑空玩弄到高潮的巫姑, 眼神曖昧的問道:【還請女媧娘娘明示,就算讓晴雪被下賤骯臟的乞丐們輪奸玩 弄,被骯臟丑陋的妖獸隨意淫虐,晴雪也是心甘情愿的  】

【吾賜你癡女之力也正是為此,雖說時如逝水,物是人非,然而過往種種, 卻并非了無痕跡,大巫祝之子羈旅紅塵,一生漂泊坎坷,與他相識相知之人定非 少數,而這些關于大巫祝之子的記憶,也就分別散落在這些人身上,雖然這些人 可能與大巫祝之子僅有一面之緣,或是早已遺忘他之存在,然而這些痕跡早已深 深烙在他們的身體里,卻是他們無論如何都洗不脫的痕跡  】女媧咬著牙嘶聲 說道:【你在前往極北之地尋找辟邪獸的途中,恰好可以一路尋訪這些曾與大巫 祝之子有緣相識之人,用你那用地界幽都秘術改造過的淫蕩美屄來盡可能的榨取 他們的精液,而你隨身攜帶的鑄魂石即可將這些精液中有關大巫祝之子的記憶提 取出來,到時候這些記憶也可以和荒魂一同附著在辟邪之骨上一同復活,到時回 到你身邊的,便就是那擁有前世完整記憶的大巫祝之子了  啊  啊啊啊啊啊   】

女媧艱難的說道最后,忽然一連聲的浪叫起來,而被附身的巫姑也是四肢繃 緊,昂首發出一連聲的快美呻吟。

【看樣子晴雪來的還真不是時候呢  】風晴雪看著眼前半懸在空中高潮連 連不斷呻吟的巫姑,媚笑道:【時候不早,那我就先告辭了,女媧娘娘,還有巫 姑姐姐,你們盡情的玩吧  】說著,一身幽藍色光焰縈繞的風晴雪緩緩落回地 面,轉身向外走去。

看到風晴雪的身影消失在媧皇神殿門外,這時半懸在空中的巫姑才忽然放聲 呻吟,不斷地連聲哀求起來:【蚩尤大人,您的大肉棒好厲害,操的娘娘和巫姑 都好爽好舒服啊  求求您  求求您也用大肉棒狠狠的操一次巫姑吧  巫姑 也好想像娘娘那樣每天在您的大肉棒下被操的死去活來浪叫連連啊  求求您了   也狠狠的操巫姑一次吧  】

巫姑一邊呻吟一邊興奮的扭動著嬌軀,無數淫水從她靈巫祭衣裙裝的雙腿間 淋漓滴落,將整座祭壇弄得一片狼藉,正在她哀求的同時,卻見祭壇忽然裂開一 個大洞,瞬間將懸在半空的巫姑吸了進去,祭壇再次合攏的瞬間,卻聽得一個陰 森森的男聲哈哈大笑道:【沒想到啊沒想到,女媧你這個小騷貨這么淫蕩就罷了, 沒想到你調教出來的仆從們竟然也都是跟你不相上下的淫蕩騷貨??!這次我可要 換換口味,試試這個女媧族的巫姑的騷穴干起來會是什么滋味  小騷貨,自己 把那礙事的衣服脫掉,自己雙手分開雙腿躺好,看我蚩尤大神怎么把你干到魂飛 天外的,哈哈哈哈!】

而這時一個慵懶嬌媚的女聲響起:【只有蚩尤哥哥的大肉棒才能讓人家變得 那么淫蕩的嘛,上一次伏羲帶著十萬天神一起殺入幽都來輪奸人家,十萬天神竟 然沒有一個能在吾的騷穴里面抽插上三下的,就連那伏羲也只是把吾干的不上不 下就射了進來,只有蚩尤哥哥的大肉棒才能把人家干的這么淫蕩騷浪啊  巫姑 你快一點,吾還想要蚩尤哥哥的大肉棒狠狠的操  啊啊啊啊  蚩尤大人  

竟然生有兩根肉棒  啊  真是好棒啊  

啊啊啊啊  【女子嬌媚的聲音未落,又變成了一連串的嬌喘呻吟,很快巫 姑的呻吟聲也隨之想起,兩個人像是比賽一般浪叫起來,淫媚的呻吟聲此起彼伏。

藏身在門外并未走遠的風晴雪側耳聽著神殿內銷魂的呻吟聲一聲高過一聲, 臉上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媚笑,暗自說道:【蚩尤大神,晴雪這次透露給您的進 入幽都的方法可以說是最好的獻禮了吧,所以,請讓您屬下的淫獸們不要客氣, 好好的享受風晴雪小騷貨淫蕩的身體吧,呵呵  】風晴雪戴上兜帽,背著古劍 焚寂慢慢走遠。

(待續)

***********************************

風晴雪重返人間,又會面臨怎樣的妖獸淫虐,而翻云寨里究竟還有多少漏網 的妖獸存在?敬請期待下一章。

***********************************

?
友情鏈接:政府基金配资
百站百勝: {ganrao}